2016年4月5日 星期二

科學家的故事(2) – 排山倒海而來的挑戰

多年前是宇昌,最近則是浩鼎」,兩個生技相關的投資案,讓人看到許許多多的面向,但又有人知道其實科學家於其中是跨過多少挑戰,才能讓一個新藥成功上市,造福了病人?如果你知道為了一個新藥會遭遇這麼多挑戰:
一、      一開始前兩年找了二十多家藥廠和創投都沒人理你,而且當時的你其實已經是業界赫赫有名的大卡,大概很多人這時候就會打退堂鼓。
二、      公司成立後需要十五年才能看到結果 (1986~2002),十五年可以讓小孩讀完國小國中,不是一段短的歲月。
三、      公司第七年  (1993),和全球最大生技公司「基因生技」  (Genentech進行侵權訴訟,Genentech有多大,把他想像成生技界的鴻海即可。
四、      公司創立九年  (1995),和家庭,同時也是事業上夥伴的妻子離婚。
五、      公司股價一天跌掉50%,是一天喔。

氣喘是由於受到過敏原或其他不明原因之刺激,所以造成呼吸道發炎。由於呼吸道發炎發炎而引起呼吸道過度反應性也就是氣道過敏。因此一碰到一些輕微的刺激,即發生支氣管收縮而引起氣喘之發作。而此種發作自然或用藥後可恢復正常,這就是氣喘。

治療氣喘的藥物有兩大類:抗發炎藥物和支氣管擴張劑,抗發炎藥物有類固醇(俗稱美國仙丹)和白三烯素拮抗劑等,此類藥物可減少呼吸道發炎,如此使得呼吸道變得穩定,對於一些輕微之刺激,不會造成呼吸道收縮。因此此種藥物是治療慢性氣喘的首要選擇藥物。在成年人之慢性氣喘病,每天定時噴霧吸入類固醇藥物,是最常用且最有效之藥物。而支氣管擴張劑可在短時間,使氣道擴張,減少症狀,因此用為急救使用。但是此類支氣管擴張劑並不會減少呼吸道發炎,因此並不會減少呼吸道道之不穩定性,因此對於慢性氣喘症之病人,宜使用抗發炎藥物作為第一線藥物,而支氣管擴張劑為第二線藥物,在急性發作時才使用。

可是如果已經使用了抗發炎藥物和支氣管擴張劑,但是氣喘還是一直控制不好,這時候怎麼辦,已經沒有其他藥物可以使用了嗎?這時候可以使用對抗IgE的藥物Xolair來治療氣喘,Xolair可以用在使用高劑量類固醇及支氣管擴張劑治療無效,且經常出現氣喘的重症患者,發明者是張子文教授,但他發明這個藥到這個藥正式上市,所經歷過的危機只能說難以想像,有一部分已經列在上方,但真正遇到的困難其實是更多,也多虧他能把這些挑戰一一克服,我們今天才有這個藥可以幫助嚴重氣喘的病人。



(1)關於他的故事,可以請你閱讀生技大師張子文 就是不妥協
這一篇故事寫得很好,你可以看到他如何堅持和強硬,又保有正直的人格

(2)如果你對一些Tanox(當初張教授成立的公司)的秘辛有興趣

(3)關於張子文教授目前最新的動向,或你想成為他的學生
張子文實驗室,授權開發Anti-CεmX新藥
http://www.genomics.sinica.edu.tw/index.php/tw/news/news-archives/298-anti-cmx

2 則留言:

Joey Hsu 提到...

我覺得台灣的仇富與酸葡萄的心態真的很不好,有其絕對風險則應該有其絕對報酬
一個天才能夠造福這世界的遠比一百個庸才好的多
我對於醫療產業奉獻的醫生與研究人員有著無比的敬意!

cywang@mospital.com 提到...

謝謝鼓勵,大家一起加油來創造更多可能性。